<var id="pbxbz"><noframes id="pbxbz"><var id="pbxbz"></var>
<cite id="pbxbz"><noframes id="pbxbz">
<cite id="pbxbz"><noframes id="pbxbz">
<cite id="pbxbz"></cite>
<cite id="pbxbz"></cite>
<var id="pbxbz"><span id="pbxbz"><var id="pbxbz"></var></span></var>
<ins id="pbxbz"><noframes id="pbxbz"><ins id="pbxbz"></ins><menuitem id="pbxbz"><noframes id="pbxbz"><menuitem id="pbxbz"></menuitem>
<var id="pbxbz"><noframes id="pbxbz"><menuitem id="pbxbz"></menuitem>
公司新闻行业新闻展会资讯
“拉闸限电”究竟是怎么回事?十问十答告诉你误解与真相!
发布时间:2021/9/21 11:36:00


Q1:当前有哪些地方开始“拉闸限电”,这些地方有何共性特征?

答:目前“拉闸限电”的省份包括江苏、云南、浙江、广东、广西、安徽、黑龙江、辽宁、内蒙古、吉林、湖南、山东等,

从特征上看,拉闸限电的大部分省份是在“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指标完成情况晴雨表”中标红或者黄,但也有少数省份上半年考核为绿,例如内蒙古、吉林、湖南、山东。

一种可能是,这些地区确实缺煤、缺电,另一种可能是7-8月执行情况不利,导致9-10月需要拉闸限电。

Q2:“拉闸限电”是个新鲜事吗,过往“拉闸限电”跟现在有何不一样?

答:大规模的“拉闸限电”在2012年后已经基本消失,之前主要是由于电力短缺(2003年、2008年、2011年),以及突击完成节能减排任务(2010年)。

时隔多年之后,2020年12月再次出现大规模的拉闸限电,涉及浙江、湖南、内蒙、江西等地区,主要原因包括:工业生产恢复导致用电高峰,天气寒冷导致居民用电增加,煤炭供应不足导致火电短缺,冬季枯水导致水电供给不足等。

2021年9月以来的此轮“拉闸限电”的比去年12月范围要大得多,已经与2012年之前的拉闸限电规模相当。

Q3:“能耗双控”应该为“拉闸限电”背锅吗?

答:不应该。

“能耗双控”指的是“单位GDP能耗”和“能源消费总量”两项指标,其中“单位GDP能耗”早在“十一五”时期就已经作为约束性指标(约束性指标是五年规划中定量且必须完成的指标),“十三五”规划已经明确为“能耗双控”,“十四五”只是沿用了该指标。

从年度来看,除2020年疫情冲击之外,之前历年的政府工作目标中,均有单位GDP能耗降低的具体指标要求,2021年的“能耗双控”只是恢复了2020年之前的政策。

对比“十二五”、“十三五”和“十四五”的能耗双控指标,“十二五”要求单位GDP能耗降低16%,“十三五”要求单位GDP能耗降低15%,“十四五”要求单位GDP能耗降低13.5%,“十四五”的要求并没有加码。

从年度来看,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,单位GDP能耗降低3%左右,之前的2017年要求是单位GDP能耗下降3.4%以上,2018年是3%以上,2019年是3%左右,2021年跟2019年要求相同,比2017、2018年要求是低的。

还一个需要注意的点是,由于2020年没有要求单位GDP能耗下降,事实上起到了做大基数的作用,2021年仅需要完成降低3%左右,这本来是2020年应该做的事情,延后了一年完成,理论上难度应当更小了。

就好像2021年GDP目标,在去年低基数的情况下,仅需要完成2020年本该完成的6%,这实际是一个非常容易完成的目标。

从历史执行情况看,“能耗双控”指标都很容易完成,以至于根本没有什么人关注这个事情。例如“十二五”要求是降低16%,实际完成降低18%,“十三五”要求降低15%,其中2016-2019年降低13.7%,2020年如果不是因为疫情,很容易完成剩余的1.3%。

此外,之前的“能耗双控”也不是“五年考核一次”,而是“每年考核一次”。

以2019年为例,北京等10省超额完成;河北等18省完成;辽宁基本完成;仅有内蒙古未完成。也就是说,2019年的“能耗双控”只有1个省没有完成。

因此,“能耗双控”一直就有,但很少有人知道,就是因为之前每年都很容易就完成了。

2021年的“能耗双控”指标不仅没有加码,反而是变松了(只是要求做在2020年本就该做的事情)。

Q4:这轮“拉闸限电”的真正的主要原因是什么?

答:拉闸限电主要有两个原因:

一是缺煤确实是客观现实,以及风力发电等受到天气干扰较大,导致缺电。这个问题会逐步缓解,山西确实在复产,蒙古疫情也不会更严重,中加关系缓和下,中澳恢复也并非不可能。总而言之,缺煤还是存在,但未来应当会逐步缓解。

二是部分地区在9月之前执行“能耗双控”指标情况太差,导致在年底之前不得不突击拉闸限电。打个比方:假期只顾着玩了(侥幸心理、碳冲锋),临近假期结束(全年过去三分之二),突然发现还有作业没写(“能耗双控”指标),而且发现必须要交(碳达峰、碳中和第一年),于是最后几天疯狂补作业(拉闸限电)。

为何今年9月之前“能耗双控”指标执行不到位?我们猜测有以下几个原因:

1、2020年疫情后到现在,中国的GDP结构出了问题。之前每年之所以都很容易实现“能耗双控”指标,是因为中国的经济结构在逐渐向消费转型,单位GDP需要的能源本来就是下降的;然而,2020年疫情之后,内需显著弱于疫情前,而出口显著高于正常时期(中国出口主要是工业品,带动高能耗需求上升),这导致单位GDP的耗能客观上难以下降。

2、部分地区存在“碳冲锋”的情况。根据人民日报海外版,部分地区在2030年碳达峰预期下,将近10年理解为“攀高峰”的时间窗口,抢着上高耗能、高排放的“两高项目”。

“碳冲锋”有两种动机:一是趁着碳达峰之前,抓紧上项目,有利于提高地方的GDP,二是做大2030年之前的碳排放基数,从而更容易实现“碳达峰”。

一个技术细节是,2030年碳达峰,意味着要求2030年的“单位GDP的碳排放减少”与当年的“GDP增速”相同,因此做大2030年之前的碳排放基数,就会导致2030年“单位GDP的碳排放减少”变得容易,从而容易实现2030年碳达峰。

3、比特币挖矿问题可能比较严重。今年从能耗双控不达标地区看,主要集中在西部,因为当地电价便宜,恰恰是挖矿的重点地区,这也是为何近期再次加码调控比特币挖矿的原因。

4、2020年由于疫情冲击,没有考核“能耗双控”,导致部分省市放松了警惕,以为2021年可能也不会考核,存在严重的侥幸心理。

Q5:“拉闸限电”是为了提高出口利润、输出通胀吗?

答:不是的。

最近一个比较流行的观点,将“拉闸限电”解读为“一盘大棋”:由于中国出口的产能太多,导致出口价格偏低,而能源、资源价格偏高,所以中国出口多但是不赚钱,因此需要“能耗双控”来提高出口价格,从而避免被美国“割羊毛”。

另一种类似的观点是,中国要对美国“输出通胀”,从而让美国难受,其底层逻辑同样是,拉闸限电能导致出口的价格提高。

这两种观点的错误是一样的。

希望提高出口利润的期望是好的,但首先要用经济学的逻辑分析,为何出口价格上不去?

出口价格之所以无法提升,完全是由于内需太弱的结果。企业出厂产品的定价主要参考内需,国内内需在2021年是显著弱于疫情前,这导致企业的出厂定价就不可能提高。

那么国内价格不变,只提高出口品价格可能吗?从无套利原理来讲,是不可能的。

举个例子,假定A企业想要对国内、外差异化定价,比如给国内价格100块,给国外价格200块,那么就会有B企业给国内价格100块,给国外价格150块,那么B企业就会吃掉A企业的海外订单。然后C企业给海外120块,C企业可以吃掉B企业的海外订单;最终,会有D企业给海外的价格和给国内的价格一样,都是100块,D企业吃掉所有海外订单。

按这个逻辑很容易推演,除非出口企业是垄断企业,否则,是无法对国内外差异化定价的,对国外的价格只能跟对国内的价格一致;而国内价格由于国内的终端需求太弱,是提不了的。

问题搞清楚了,那么办法确实有:政府组织下游企业集中限产,理论上是可以提高出口价格的。

但这是现在发生的事情吗?显然不是。

“能耗双控”下的“拉闸限电”,主要限制的是上游高能耗行业,比如硅铁等,而没有限制下游出口企业(只有个别地区限产上游之后还是完不成,才限产下游,根本不是普遍现象)。

对下游出口企业限产,才能起到类似“减产联盟”或者垄断的效果,才能提高出口利润、输出通胀,限制上游企业有什么用?

“拉闸限电”的结果是,原材料进一步供不应求,下游企业的成本进一步提高,结果是出口企业的利润进一步被挤压。

事实上,如果真的组织下游企业限产,其副作用更大。主要有两点:

一是“拉闸限电”是为了降低单位GDP的能耗,那么只有限产高能耗才有用(尽管产出的GDP下降,但消耗能量下降的更多),而高能耗基本都是上游。

二是如果限产下游企业,按照前面的无套利原理,必然导致国内外价格一起大幅上涨,才能提高出口价格,那样将导致CPI显著上升,国内陷入“滞胀”(尽管当前已经类似滞胀,但好歹居民端的CPI没上,还可以接受)。

所谓“输出通胀”,一定会导致国内先通胀;而中国的内需本来就弱,结果只能是“杀敌五百自损一千”。

因此,拉闸限电集中于上游,只会导致上游涨价、下游成本抬升,无法提高下游的出口利润、无法输出通胀。

在无套利原理下,只提高出口价格是不现实的,所谓的“输出通胀”一定会导致国内“滞胀”,这在内循环为主的大背景下是完全不符合中国实际的。

Q6:“能耗双控”是为了抑制PPI吗?

答:通过“能耗双控”来减少对原材料的需求,进而抑制PPI,这种说法也与现实不符。

按照这种观点,是无法解释近期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的。

一个显然的现实是,拉闸限电越厉害的行业,价格涨的越多,比如硅铁能耗最高、限产最严的行业,现货可以一天涨将近40%。

“能耗双控”只能提高PPI,而不能抑制了PPI。

Q7:“拉闸限电”会导致哪些影响?

答:“拉闸限电”对中国经济的整体影响,弊远大于利。

第一,大宗商品价格短期进一步大涨,阶段性提高PPI;

第二,进一步抬高下游制造业的生产成本,利润继续向上游转移,下游、小微企业更难过;

第三,高价格下,下游对上游的需求进一步走弱,大宗商品“有价无市”;

第四,部分生产停滞,经济增速下降;

第五,拉闸限电扩大化,居民正常生活受到影响。

“拉闸限电”是没办法的办法,并不是什么“大国博弈”、“一盘大棋”,应当正视其对经济的负面影响。

Q8:“拉闸限电”已然不可避免,当前应如何减轻对经济的负面影响?

答:当前“拉闸限电”部门主要集中在上游企业,但是客观影响是下游部分的成本上升,所以反而出现上游越限产、上游利润越高、下游利润越差的局面。

下游企业主要是中小微企业,本来就面对国内终端需求不足的问题,上游的拉闸限电使其雪上加霜。

建议政府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定向支持力度,包括再贷款、再贴现、定向降准、租房补贴、减税等措施,同时考虑到中国整体内需偏弱,总量性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也完全可以使用,包括全面降准、全面降息、基建投资等。

Q9:“拉闸限电”将长期存在吗?

答:“能耗双控”是一个已经实行了很久的政策,而且2021年指标实际上是容易完成的,只是2021年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,导致今年8月之前执行情况非常差,这才导致了9-10月的集中拉闸限电,补上1-8月本该交的作业。

作业补上之后,“拉闸限电”就会告一段落,11-12月将显著好转。

到了明年,只要各地区吸取今年的教训,不再搞“假期临近结束,才疯狂补作业”,就不会再重演今年的局面。

上述分析是关于“能耗双控”,需要注意的点是,当前除了“能耗双控”之外,“缺煤”是导致拉闸限电的另一个方面,能耗双控下的突击“拉闸限电”确实是短期的,而解决缺煤的问题则需要扩大煤炭供给,包括合法合规的煤矿复产、扩大进口等等。

Q10:“拉闸限电”背景下,投资者应如何趋利避害?

答:对大类资产配置,我们的建议是:

1、当前的大宗商品价格已经脱离需求,且不可持续。周期意味着轮回,现在涨得越高,将来跌得越惨,建议回避大宗商品相关的期货、股票。

2、债券市场继续看好,内需偏弱背景下,拉闸限电导致下游更难受,降成本、宽货币仍可期,更何况当前的债市收益率是偏高而不是偏低。

3、股票市场,尽管可能阶段性阵痛,但考虑当前估值和市场预期差,仍值得长期投资,杀跌是买入机会,重点推荐估值仍然处于历史低位的价值蓝筹股,以及年内跌幅较大、估值已经合理的消费白马。

版权声明: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本公司意见和观点。

上一篇:6G核心技术申请量排名:中国数量第一,美国紧随其后,日本第三
下一篇:2021第二十二届辐射固化年会、辐射固化技术基础培训

?2021 东莞澳中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粤ICP备19080889号
东莞澳中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总部)
地址:东莞市石碣镇科技中路澳中工业园
电话: +86 769 8638 4222(8888)
传真: +86 769 8638 4222(8080)
邮件: sales@dgaozon.com
澳中新材料科技(韶关)有限公司
地址:韶关南雄市珠玑工业园平安大道东五号
电话: +86 769 8638 4222
传真: +86 769 8638 4222(8080)
邮件: sales@dgaozon.com

关注澳中公众号

+86 769 8638 4222(8888)
+86 133 8019 9909
东莞市石碣镇科技中路澳中工业园

?2021 东莞澳中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粤ICP备19080889号

首页

电话

返回顶部

久久精品免视看国产成人_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品_免费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